美食桃花園

文 : 唯靈

世界永遠在變、在進步,因此大家在心底都會懷念如逝水般流失的舊風物、舊風情、舊風光。這三幾十年沙田的變化是那麼急激,當我們欣賞沙龍攝影作品,遠山籠霧,近水生光,小漁舟上頭戴斗笠漁夫在撒網,命題是「沙田晨曦」。新生一代都不會置信:這會是廣廈千萬間的沙田?

沙田風貌完全變了,連車公廟也舊貌換了新顏,更休問紅莓谷而今安在?

可是在車站旁山麓一角,沙田龍華酒店一片小小園林卻是五十年不變,參天老樹在默默地冷眼看塵世滄桑。

沙田乳鴿不但是香港食壇的名食,而且享譽海外,龍華的乳鴿王是無可爭議的沙田乳鴿元祖。有無數五六十年代拍下的粵語片為歷史作見證。白燕、張活游、吳楚帆、謝賢、嘉玲、蕭芳芳、陳寶珠 ...... 誰沒有在這裡拍過外景?

中年人提起沙田龍華,十居其九都會說:「小時候跟隨爹媽去過,很好玩。」 偌大的花園、滑梯、鐵馬,在公共兒童遊樂設施貧乏的年代,沙田龍華簡直便是小朋友的天堂,夢幻成真的兒童樂園。因此時至今日仍多三代同遊來龍華吃乳鴿想當年的懷舊老客人。

雖然看不見舊時的遠山近水,但草木有情仍留住美好的回憶。搔著如銀白髮、撫著給乳鴿撐得脹起的便便大腹,對兒女說:「當年爸爸媽媽在這裏跳探戈、快華爾滋 …… 」

冷不妨七、八歲的小孫女拍手笑嚷:「嘩,原來奶奶以前是『辣妹』。」

登時滿座笑得人翻馬仰!那是六十年代初,龍華乳鴿四元半一隻,其時雲吞麵才五毫一碗,要九碗麵的代價才能吃一隻乳鴿,在當年可是奢侈品,相形之下龍華乳鴿王時至今日衹賣五十五元,比當年扺食得多了。

每人一隻乳鴿王,紅燒或豉油王,各適其適,用手拿著撕拏著吃,別有豪邁自在的食趣,長者幼孩胃納較小可以開邊或一開四。一旦碎上,那味外之趣便蕩然無存了。

區區與龍華主人結交數十載,情非泛泛,也著實非常喜愛這一小片三合土森林中的綠洲,因此常自動請纓為龍華設計一些時令菜式組成的梅花宴配合招牌乳鴿王,經常變換,維持口味常新。